末路之名

商品类型:虚拟物品

原  价:¥9.9

折扣价:¥9.9 10折

奖励积分:
10

总  数:999

已  售:0

0°
商品详情
故事从主人公玄胜极指挥松叶岭任务行动为始,面对敌人的狡猾和陷阱,我公安及特警遭到重创,特警女子中队长王晓阳为保护玄胜极而牺牲,而她也是玄胜极最好的同志战友南飞龙新婚妻子。随后玄胜极的未婚妻刘晨......

内容简介:

故事从主人公玄胜极指挥松叶岭任务行动为始,面对敌人的狡猾和陷阱,我公安及特警遭到重创,特警女子中队长王晓阳为保护玄胜极而牺牲,而她也是玄胜极最好的同志战友南飞龙新婚妻子。随后玄胜极的未婚妻刘晨又遭到蓄谋车祸重伤入院,玄胜极备受强烈打击,而此时他不知松叶岭案和蓄谋车祸之间暗藏着巨大阴谋,而这一切的背后又与二十年前的107特大枪战案以及玄胜极父亲玄明的失踪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玄胜极带领刑侦支队特案组全力侦破案件,经过努力侦破排除万难,惊讶的发现近些年里数起离奇恶性案件背后竟然与三十年前的718旧案以及二十年前107案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而每当特案组掌握新的线索时,总会遇见各种障碍,甚至是面对证人的意外及各种绝境,面对扑朔迷离的案情,玄胜极最终将嫌疑人指向了自己的恩师,也是107案中唯一的幸存者唐武。
叛徒?内鬼?卧底?失踪?神秘人…….
玄胜极所带领的特案组成员蓝林琳、方志同父辈都是老一代刑警,也都曾与718和107案的参与者或牺牲于其中。面对强大的对手,他们屡次犯险和碰壁,最终锁定了惊呼意外的嫌疑人,然而这样的结果他们却无法接受,玄胜极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在正义和法律面前,他们将何去何从?

试读部分:

印度洋沿岸城市玛塔尔,坦达国首都,微醺的海风夹杂着淡淡的咸味拍打着高大的阔叶乔木,巨大翠绿的叶片随风摆动,石板铺成的梅林道上树影婆娑,缓坡宽巷的夹道建有一些简易民居,墙上密密麻麻的弹孔仿佛在时刻提醒人们,这个曾经被称为“印度洋明珠”的城市在多年内战下早已遍体鳞伤。

枪声打破了午后短暂的宁静,梅林道巷尾对面的市集广场上,十几名国际维和警察与地方警察正在与一伙武装分子进行激烈的交火,这伙敌人装备精良,显然不是一般的散兵游勇,重机枪喷出的火舌不断地舔向维和部队的防御阵地。子弹穿过烟雾弹道火光交错,装甲警车上的UN字母被密集的子弹扫射后字迹已经变得模糊,街上的行人四处躲避,空气中到处是刺鼻的火药味。

几分钟前,授命驻坦达国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维和警察队长玄胜极与南飞燕正在玛塔尔集市执行常规任务。烈阳下玄胜极戴着墨镜,卷起的袖口露出了强劲的麒麟臂。南飞燕作为一名女警员,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及耳的短发精神干练,面庞清秀但眼神凌厉,在警队少有敌手,堪称“冷艳夜叉”。最近一段时间,坦达国局势有所缓和,但秩序井然的背后却是暗流涌动,这个被联合国列为最危险“国际红色区域”的国家,由于连年战乱导致的通货膨胀,致使犯罪团伙猖獗,黑恶势力横行乡里,抢劫、绑架、贩毒、械斗、伤害等恶性案像洪水猛兽般穷凶极恶,甚至衍生出了一条黑色地下秩序。因此,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枪响的第一时间,玄胜极和队友南飞燕、林海便快速赶往事发地点支援遭遇伏击的地方警察,玄胜极与南飞燕就近躲在了一块水泥墩后,他们通过眼神交流并对了一下手势,准备在敌人攻势减弱时瞅准机会给予还击,子弹不停地从头顶飞过,敌人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他们二人被火力压制在掩体后无法抬头,战斗异常激烈。

在这焦灼时刻,玄胜极制服胸口处的对讲机传来了队长林海的声音:“胜极,机枪架在卡车车顶,12点半方向,我从右侧包抄干掉机枪手,飞龙掩护我,over!”

在林海的后方是涂装UN字样的装甲车,右前方是两根雕满当地部落文明图腾的石柱,六名身披深灰色警服的当地警察左右两侧各三个人埋伏在石柱后方,他们皮肤黝黑、动作敏捷,近几年坦达国当地警局专门由这支警力配合国际维和警察作战,常年的战术配合也逐渐有了很深的默契。这时林海冲着这几个当地的维和警察举起右手回握无名指与小拇指,发出了一个战术指令,这几名当地警察立刻领会了指令,这是他们常规的战术配合指令,指令的内容就是林海要求他们侧翼掩护,而他自己要冲过去解决机枪手。

林海立刻按下了挂在肩头的对讲机通话键,步话耳机联通着对讲机,林海用很流利的英文与坦达国指挥官吉姆对话,语气平静又充满威严:“Jim, please protect our side.”(吉姆,请保护好我们的人。)

说罢,林海微微提了一下蓝色头盔,俯下腰,纵身飞快向前呈S形穿插前进,作为经验丰富的维和警员,他每行进到一处掩体后都会观察敌人的动向,随即再向另一处前进。半卧在皮卡车顶部的敌方机枪手由于身处高位显然是观察到了林海的动向,但令人疑惑的是,机枪手只是看了一眼林海却没有咬住林海进行攻击,似乎敌方此次行动有着更明确的攻击目标,林海并非这次行动的主角。机枪手的注意力依然在玄胜极和南飞燕的方向,火力压制迅猛射击,有两名来不及躲避的市集商贩被误伤倒地,血流不止,他们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林海见状从腰带上摘下了一颗手雷,摘掉保险拉开拉环,但他并没有立刻投掷,而是盯着敌人的机枪阵地,心中默数了三声后才将手雷投掷到机枪手所在的皮卡车底部油箱处,此时他距皮卡车的距离仅不到20米。

两声巨响,瞬间小广场上火光冲天,第一个爆炸声来自林海的手雷,另外的爆炸声来自那辆机枪手所在的皮卡,皮卡变形的车体化成了一团烈焰,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在空中打了一个滚,又重重落地。爆炸产生了巨大的气浪,强劲的气浪瞬间拍打着周边的乔木,树上的叶子纷纷落地,车顶部的机枪手当即毙命。林海被背后的爆炸冲击波打得飞了出去,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左臂,重重落地,门牙也被磕掉一颗,满嘴鲜血的林海顾不上左臂的伤口踉踉跄跄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向着灌木丛跑去。这时从后方的掩体内又冲出了数名武装敌人,这些武装力量均在头部缠着迷彩头巾,他们发现了炸掉皮卡车的人就是林海,一拨人冲向林海进行报复性的射击。为了使得林海能够迅速后撤,吉姆带着几名当地警察冲了出来对这些武装力量进行火力压制,林海趁着对方火力被压制边射击边快速后撤。他在途中突然停了下来,鲜血透过了防弹背心,从林海指缝中淌了出来,林海被击中了,口中也流出了鲜血,他半跪在地上右手按住了左侧胸口,左手按住对讲机,愤怒地嘶吼:“有狙击手!有狙击手!”说罢就晕了过去,侧身躺在空地上。

玄胜极和南飞燕看到了林海遇袭,玄胜极作为和林海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他急切地想上前营救林海,但他们又面临着另一组敌人的缠斗,玄胜极害怕南飞燕应付不了眼下的情况。不仅如此,后方的敌人越来越多,不断地从小广场后方的密林中涌现出来,双方火力对比极为悬殊,他们以现有的力量根本无法突出重围,吉姆带着几名地方警察不顾一切地冲向倒地不起的林海,并且带着防爆盾牌为林海挡住流弹,使他不再遭到二次伤害,几名当地警察将林海拖到另外一侧的岔路口隐藏起来。

眼看着穷凶极恶的当地武装就要扑了上来,形势岌岌可危,所有人此时已经完全意识到他们中了敌人的圈套,这根本就是个蓄谋已久的陷阱,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击,玄胜极、南飞燕以及一个小队的当地警察即使再训练有素也无法与之抗衡。在面对战友倒下生死未卜的情况下,玄胜极看看身旁的南飞燕,冷艳凌厉的她用钢铁意志阻挡着敌人迅猛的进攻,玄胜极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和他们拼了!”

就在这时,地方政府军队的支援终于赶到,一架武装直升机直插广场巷口,机载两侧的重机枪向着敌人的行进方向进行扫射,装甲部队此时也冲进小广场,在防爆装甲车一侧呈C字形排列,同时向敌人发起了猛烈的还击,霎时间,原本势不可挡的敌人此时被打得溃不成军。

与此同时,玄胜极与南飞燕通过对讲机确认林海已经被营救,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玄胜极摘下护目镜,狠狠地摔在地上,口里嘀咕了一句“妈的”,然后端起枪在瞄准镜中寻找机枪手的位置,玄胜极的注意力跟着瞄准器中的准星在对面的居民楼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他不想落下任何一个角落,这不仅是为战友报仇,更关系到一名维和警察的荣誉和尊严。

敌人仍在负隅顽抗,前方的战斗还在继续,南飞燕前臂交叉,做出了一个战术信号,然后又指了指向敌人猛烈轰击的武装直升机,意在告知玄胜极不要找了,先撤退,将战场交给军方。玄胜极深知作为警察的第一准则是理智,但这名潜藏的狙击手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头,尽管他平时对南飞燕总是言听计从,但此时此刻,一团熊熊怒火在他心里燃烧,他没有理会南飞燕而是继续前行寻找。而接下来的一分钟他经历了此生最后悔的事。突然一道光斑闪过南飞燕的身体,这与树木枝头投下的光斑显著不同,很亮很耀眼,一闪而过,经验丰富的南飞燕几乎能够断定这是狙击步枪瞄准镜的反射光,南飞燕盯住光斑移动的方向,她意识到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搜寻的目标就是玄胜极。

情况危急,南飞燕根本来不及提醒玄胜极,她意识到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随时都可能射向玄胜极,她想都没想直接飞身跃起将玄胜极扑倒在光滑的石板路上,并用自己的身体将玄胜极护住,经验丰富的南飞燕立刻意识到周围潜藏着巨大的危险,在倒地半秒内玄胜极也观察到了狙击手的方位,透过瞄准镜,他们二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面目狰狞,势在必得的面庞,玄胜极此时想尽可能地反身护住南飞燕,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伴随着枪响,南飞燕呻吟倒地。

狙击手射出的子弹打中了南飞燕的后背,她瞬间感觉周围世界的空灵,前方援军和敌人枪林弹雨的交锋,但是她却什么也听不到,从那一刻她用仅存的意识告知自己可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坚硬的头骨并未完全阻挡住穿甲弹的飞行线路,在穿过南飞燕的后脑后,又打中了玄胜极的右手,玄胜极原本手中紧握的突击步枪被打掉在一旁,扳机处留有一颗冒着鲜血的断指。

南飞燕趴在玄胜极的身上,口中喷出的黑红色鲜血飞溅到玄胜极的脸上和眼睛里。她看着玄胜极,费力挪动嘴唇想和他说话,作为一名特警,她知道此时要和玄胜极道别了,可她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吉姆和坦达国部队官兵纷纷冲向他们。玄胜极木讷地看着南飞燕,眼睛里充满着鲜血,只有狰狞的面目和饱含热泪的眼睛,此时此刻,时间已然凝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